日本世田谷灭门惨案

一般来讲,悬案的背后,不是有个高智商的凶手就是有着不留痕迹的现场。

但是,今天要讲的这个悬案与众不同,案发现场一片狼藉,凶手留下了满地的线索,却仍然逍遥法外。

这个案子发生在19年前,当时轰动了整个日本,并且至今为止都是日本悬赏金额最高的案子。

它就是与八王子女性3人射杀案、歌舞伎町大厦火灾案,并称为“平成三大悬案”的世田谷一家四口灭门案。

在日本东京的世田谷区有两栋连在一起的房子,这里住着普通的两家人。

右侧住着宫泽干夫、宫泽泰子一家,左侧住着泰子的姐姐和妈妈。

44岁的宫泽干夫是一个平面设计师,41岁的妻子宫泽泰子是补习班的老师,两人有一双儿女,8岁的可爱女儿宫泽伊奈和6岁的儿子宫泽礼。

这家人已经住在这里十年了,他们平时为人和善,一个仇家也没有。

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,在2000年12月30号这一天,死神悄然而至。

别人都在辞旧迎新,他们一家四口却再也见不到新一年的太阳了。

他们被杀后,过了将近12个小时才人被发现。

报警的人是住在隔壁的宫泽泰子的母亲,平时女儿都会在早晨就把孩子送来,而这一天,女儿家一点动静也没有,一切都太反常了。

她敲响了女儿家的房门,可是屋里丝毫反应都没有,她就拿着备用钥匙打开了门。

门一开,屋子里一片漆黑,空气里弥漫死亡的气息。

她打开了灯,看到有人倒在了一楼楼梯口,走近一看,这人正是自己的女婿宫泽干夫,他浑身是血早已经没了呼吸。

女婿死了,那女儿在哪呢?

泰子母亲的心都揪在了一起,她颤抖着喊出女儿的名字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即使是这样,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,战战兢兢的从女婿的尸体上迈了过去爬上了楼梯。

在二楼她找到了女儿,女儿泰子的脸已经面目全非,身子下面还压着外孙女伊奈的尸体。

站在这个仿佛人间地狱的屋子里,她明白了,女儿一家被人灭门了。她连滚带爬的回到了自己家,拿起电话报了警。

警察赶到后发现,案发现场每一处都在告诉警察凶手有多残忍。

宫泽干夫身中几十刀,头部被劈砍,头骨中还留有几毫米的刀具碎片,股动脉被隔开,腿部和臀部都有着大量的伤口。

妻子宫泽泰子更惨不忍睹,她脸部被刺挖到露出骨头,喉咙被割断,颈部被反复刺伤骨头外露,手部因防御而伤痕累累,她把女儿伊奈压在身下,至死都在拼命的保护孩子。

南侧人伊奈腰腹部被刺数刀,牙齿被打落在3楼。反常的是在尸体旁有着很多带有她血迹的纸巾。

儿子宫泽礼没有外伤,他被发现死在2楼的卧室里,被勒死在了他平时睡觉的床上,没有挣扎的痕迹。

一家四口无一生还,凶手的残忍程度令人发指。

这个恶魔是谁呢?他为什么要杀了宫泽一家呢?他又是怎么杀了他们的呢?

这些问题一瞬间全涌进了警察的脑袋里。

根据胃里未消化的食物,法医判断宫泽一家人死于12月30日的11点30分左右。

警察也通过对现场的分析还原了案发现场。

当晚11点多,凶手通过宫泽家外围的栏杆翻了进去,然后从二楼厕所窗户的气窗口爬进了室内。

进屋之后,首先发现了熟睡的宫泽礼,他不花一秒时间思考,直接用力勒死了睡梦中的男孩。

宫泽干夫听到奇怪的声响准备上楼查看,正好在楼梯处碰到了下楼的凶手,狭路相逢两人展开了殊死搏斗。

最终,赤手空拳的宫泽干夫死在了凶手的刀下。

宫泽干夫死后,凶手来到了3楼看到了抱着女儿在睡觉的宫泽泰子,上去对她们刺了几刀之后,他发现刀已经在刚才的搏斗中损坏了,于是下楼去厨房拿了菜刀。

在这期间,母亲泰子拼了命的为女儿止血,所以在伊奈的旁边有很多带有她血迹的纸巾。

但是面对一个持刀的恶魔,宫泽泰子做什么都是徒劳的。

杀死她们之后,凶手还像泄愤一样,对着尸体刺了很多刀。

一个残忍的杀手,如果因仇杀了一家四口之后,会一走了之,因财的话也会搜刮财物逃之夭夭。

可是这个凶手真正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,在杀人之后,他不慌不忙的留在了宫泽家里,就想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他先用军人包扎的方法处理了和宫泽干夫搏斗时留下的伤口,现场还留下了带有他血迹的创口贴和毛巾。

伤口包好之后,他打开了宫泽家所有的抽屉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,又像是在伪造抢劫的现场,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撕碎了宫泽泰子的教学材料。

除此之外,他还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2公升的麦茶、一颗哈密瓜和四盒冰淇淋,冰箱里的啤酒没有被动过的痕迹。

其中两个冰淇淋盒被丢在了浴室和客厅,另外两个被扔在了电脑旁。

电脑的鼠标上发现了凶手的指纹,在电脑里找到了他的浏览记录,他试图用电脑预约一张“四季剧团”的预售门票,但是没有成功,最后一次上网的时间为31上午的10点05分。

也就是说,凶手在宫泽家逗留了10个多小时之久,如果宫泽泰子的母亲早一点来,她也会丧命。

最后,凶手仅拿走了宫泽泰子的15万日元,其它财物没有带走。

他走后,宫泽家里一片狼藉,现场不仅留下了他的血迹和凶器,还留下了他的T恤、围巾、外套、背包、鞋子、裤子等随身物品。

就是这些东西使这个案子成为了日本证据最多的悬案。

在我们以往见过的犯罪事件中,留有一点蛛丝马迹,警方都会很快破案,可这个凶手却让日本警方束手无策。

现场遗留的物品都很普遍,均在日本售出过几千件。

而以往在现代案件中作用最大的血迹和指纹,在这起案件中也不起作用了。

在2000年的日本,只有有过案底的人才会在警方那里留有DNA。

通过这些证据,警察只能给出这样的凶手侧写:

1.身高170~180左右,并且有足够的力气徒手登上宫泽家的二楼窗户。

2.有可能是外国人或者有出国经历。

因为凶手留下的鞋子为英国品牌,该尺码仅在韩国有售。

DNA检测出凶手的父系来自亚洲,母系来自欧洲,而且凶手的DNA的图谱比较独特,这种图谱有十三分之一的机率是日本人,十分之一的机率是中国人,五分之一的几率是韩国人。

3.有可能是军人或经过专业的军队训练。

凶手包扎伤口的方法是军队特有的方法,并且遗留在现场的背包里,装有来自于南加利福尼亚州东南部空军基地附近的沙土。

线索很多,但是每个线索之间都没有任何联系,如果根据这些线索找凶手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警察又走访了宫泽家附近,寻找到了目击证人。

曾有人看到宫泽干夫在案发当天的中午和人发生了争吵,也有人看到了服装和凶手类似的人在宫泽家附近徘徊。

可是这些人都没有给出凶手样貌的具体描述。

满地的证据、混乱的现场、目击证人的话,现在看来,都更像是迷惑人的东西。

证据没有换来凶手的伏法,反而让警察陷入了更深的迷雾里,搞不清凶手是谁,也不明了作案动机。

每条线索都断了,走进死胡同的警察发布了日本有史以来金额最高的悬赏——2000万日元。

但是凶手就像人间消失了一样,成了人们的心头大患。

每个悬案的发生,每个凶手的消失,对我们来讲,都像一块烙铁烙在身上一样。不管过了多久,只要想到有这么残忍的人隐匿在我们身边,汗毛就竖起来了。

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19年了,这场事件给宫泽家人带来的伤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。

宫泽干夫的爸爸连同其他受害者家属成立了“宙之会”,引起了巨大的轰动。

因此,在2010年的时候,日本国会提出了废除因杀人、抢盗致死的公诉时效。

而且这19年来,关于这件事的调查没有停止过,议论也没停过。

有人觉得,凶手是高智商犯罪,现场之所以会留下那么多的线索,是因为他要引导警察走进他设的陷阱里。

有人觉得凶手是自己活腻了,想找人一起死,宫泽一家就是不幸被选中的。

有人认为凶手是驻日美军;有人认为是在日韩国人;有人觉得是日本自卫队的人。

不停的有新的证据出现,又有证据被推翻,各种真真假假的推测,却没有一个能推动案情的进展,凶手还是个迷。

19年了,有的人带着遗憾走了,有的人放弃了,有的人还在为这件事忙碌奔波。

有的人还在苦苦等待着一个真相。

外国寻找外国人世田谷灭门案

热门搜索关键词:

    网友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