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泰院杀人事件:22岁学生被两少年杀害,因凶手外籍身份均被轻判

两位被视为凶残命案嫌犯的青少年,是如何被卷入整个事件之中?

“人不是我杀的,凶手是他!”

“胡说八道!明明是他杀的!”

韩国警方面对这两位互相指责的嫌犯,不知道应该相信哪一个人的说词。这一切的混乱,全都要追溯回那一夜的恐怖场景……

在阴暗的快餐店厕所里面,鲜血溅满了地板、墙壁、便器,血液的主人孤独地倒在一旁,早已没了气息。他的脖子被人用刀捅了七次,看起来面目全非。

如此残暴的谋杀,就是这两位嫌疑犯的其中一人犯下的,他们两人都是18岁左右的青少年,而且两人异口同声,指称对方才是真正的凶手……

梨泰院喋血之夜

上述案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两位被视为凶残命案嫌犯的青少年,是如何被卷入整个事件之中?

事情是在1997年4月3日发生的。那一天,本来是个快乐的日子。

位于首尔的梨泰院,是充满异国风情与夜生活的商业区域,四处都是寻欢作乐的年轻人。一群20名左右的青少年与青少女们,正在其中一栋建筑物的四楼举办派对,大家非常开心、兴奋,浑然不知有人已经嗨过头,想要寻求与众不同的刺激。

在派对的中途,17岁的美韩混血儿亚瑟·帕特森(ArthurPatterson)秀了一下他的玩具——一把小刀,众人对这把小刀印象深刻,讨论了一番。接着,帕特森与18岁的韩裔美国人爱德华·李(EdwardLee),去了建筑物一楼的汉堡王点餐。

梨泰院杀人事件的被害人赵重弼

两人点餐的过程中,去了一趟洗手间,一位22岁的大学生赵重弼(JoJung-pil,韩文为조중필)正在使用厕所。他与两位美籍青少年素不相识,只不过是刚好在此擦身而过,连巧遇都称不上。

然而,赵重弼却再也离开不了这间汉堡王的厕所了。整个事件究竟为何而起,无人能够确定,但就在亚瑟·帕特森与爱德华·李离开厕所之后,赵重弼已经成为一具倒在厕所地板上的冰冷尸体。

他脖子中了七刀,胸口中了两刀,颈动脉破裂身亡。他的鲜血染满洗手间的磁砖,本来应该给人欢快、轻松感的汉堡王,瞬间变成了恐怖的命案现场。

亚瑟·帕特森

命案发生隔天,韩国刑警接到匿名线报,宣称亚瑟·帕特森涉案,于是帕特森旋即被捕。两天后,爱德华·李的父亲得知儿子卷入整起事件,赶回首尔了解状况,并找了律师陪同儿子自首。

照理来说,首尔刑警已经掌握两位嫌犯,应该很快就能顺利破案;然而难题却在眼前,虽然帕特森跟李,都坦然承认自己就在赵重弼命案现场,但他们两个都不承认自己就是下手的真凶。

真凶就是他!他们异口同声地说,不约而同地把手指指向对方。

两个嫌犯,一个难题

真凶究竟是谁呢?首尔警方面对两个嫌疑犯,瞬间感到一个头两个大。

他们很确定凶手一定是其中一人,甚至是两人一起作案,但两人的证词听起来也都煞有其事,并直指另一个人单独犯案,自己只是目击者。

此外,检警要侦讯跟审判两个美国籍公民,也受到美国方面的干预,两名嫌犯与首尔警方之间的语言隔阂,更造成调查的困难。

爱德华·李指称携带小刀——也就是命案凶器——的亚瑟·帕特森向他炫耀自己刺伤人的事迹,带他进了汉堡王洗手间后,出于好玩而刺杀了被害人给他看。

帕特森则否认李的指控,宣称是李拿了他的小刀,在他面前谋杀赵重弼。

一时之间,警方难以判断孰真孰伪。

从物证跟人证看来,帕特森是凶器的持有人,他在命案当天所着衣物也沾满血迹,经过DNA检测后确定是被害人的血,当天参与派对的友人也指称帕特森是凶手;然而,这些血迹也符合帕特森声称自己只是目击者的说法,他可能是站在一旁,为被害人喷出的大量血液所喷溅到。

死者赵重弼的母亲

更重要的是,帕特森的身高比被害人赵重弼矮上六公分,让警方难以相信他有力量能制服被害人,但赵重弼并没有与凶手搏斗纠缠的迹象,显得帕特森单独连刺一位比他高大的对手这件事看起来不太可能。

相对地,爱德华·李比赵重弼高两公分,体重超过一百公斤,杀害赵重弼的可能性看起来比帕特森高多了。

他衣物胸口的喷溅血迹,也比较符合验尸报告的结果,这显示拥有身材优势的李,比较可能是拿小刀连捅赵重弼颈部的凶手。

于是,韩国检方决定以谋杀罪起诉爱德华·李,因为他们认为李比帕特森更可能是真凶,至于帕特森则被以非法持有武器罪名起诉。李被判处无期徒刑,帕特森则获得一年半的刑期

两个嫌犯,零个凶手

然而,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。很快地,韩国司法体系面对的“拥有两个嫌犯”的难题,就进化成了“没有任何凶手”的更糟状况。

获判重刑的爱德华·李持续上诉,因为罪证不足,而在1999年获得韩国最高法院判处无罪,得以返回美国。

那么另一位嫌疑犯亚瑟·帕特森呢?他也在服刑快一年的时候,便得到韩国方面的特赦,离开监狱。

因为检方的失误,没有延长他的出境禁令,使得帕特森一获得自由,就立刻躲回美国,检警虽想重启案件调查他涉案的嫌疑,也难以伸展。

结果,两个命案嫌犯都以无罪之身离开韩国,那么到底是谁杀了赵重弼呢?

尽管检警司法都知道凶手一定就在两人之中,却因为证词冲突跟证据不足,变得无法证明任何一人是凶手,只能纵虎归山。即使憾恨,一时之间,韩国方面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决这起命案。

赵重弼的家属只能怀抱悲伤,持续寻找还给家人公道的机会,但希望毕竟渺茫,这起案件就这样成了萦绕韩国社会心头的知名悬案。

觉得感到寻找梨泰院杀人事件

热门搜索关键词:

    网友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