淫棍西门庆一生淫人妻女,给人戴绿帽子,被自己女人戴绿帽也不少

淫棍西门庆一生淫人妻女,专一给人戴绿帽子,然而他被自己女人戴的绿帽子也不少,这正是“上梁不正下梁歪”啊!

淫棍西门庆一生淫人妻女,给人戴绿帽子,被自己女人戴绿帽也不少

潘金莲

自嫁给西门庆后,潘金莲淫心不死,共给西门庆戴了两顶绿帽子,一次是与小厮琴童偷情,一次是和女婿陈经济乱伦。

书中第十二回:

(潘金莲)知道西门庆不来家,把两个丫头打发睡了,推往花园游玩,将琴童叫进房,与他酒吃。把小厮灌醉了,掩闭了房门,褪衣解带,两个就干坐在一处。

而潘金莲与女婿陈经济之间是一场“拉锯战”,二人鬼混、偷情的场面散见于书中第二十四回、第二十八回、第三十三回、第五十二回、第五十三回、第八十回、第八十二回等。

比如第二十四回:

西门庆见经济没酒,吩咐潘金莲,连忙下来满斟一杯酒。……。刚待得经济用手来接,(潘金莲)右手向他手背只一捏。这经济一面把眼瞧着众人,一面在下戏把金莲小脚儿上踢了一下。

再比如第五十二回:

那潘金莲记挂经济在洞儿里,哪里又去顾那孩子,赶空儿两三步,走入洞门首儿,……,(陈经济)哄的妇人入到洞里,就折铁棍儿似的跪着,要和妇人云雨。两个正接着亲嘴,……

李瓶儿

第十八回,李瓶儿招赘蒋竹山。李瓶儿与西门庆相好已久,定下婚期。可是李瓶儿在等待的过程中,被蒋竹山花言巧语所骗,喜滋滋地将蒋竹山招赘至家。那么这算不算给西门庆戴绿帽子呢?至少在西门庆眼中是这样的。因为,在西门庆眼里李瓶儿已是自己的女人,且已定下了婚期,李瓶儿跟了蒋竹山无异于出轨,是对西门庆的背叛。

孙雪娥

孙雪娥是西门庆的小妾,但不受西门庆的待见。她与小厮来旺儿相好,给西门庆戴了一顶绿帽子。

第二十五回,雪娥透露蝶蜂情。来旺儿杭州办事归来,首先私见孙雪娥。雪娥嘘寒问暖,关心备至。“这来旺儿私己带了些人事,悄悄送了孙雪娥两方绫汗巾,两双装花膝裤,四匣杭州粉,二十个胭脂”。可见二人关系不一般。

不几日,吴月娘房里丫头小玉“只见雪娥从来旺儿屋里出来,只猜和他媳妇(指来旺儿媳妇宋惠莲)说话,不想走到厨下,(见)惠莲在里面切菜。……。以此都知道雪娥与来旺儿有首尾。”

庞春梅

春梅是潘金莲房里的丫鬟,很早已被西门庆收用。在古代,被主人收用的丫鬟,实际上已算是主人的女人。春梅的出轨,亦算是给西门庆戴绿帽子。

第八十二回,潘金莲与陈经济偷情,被春梅撞见,为显示给潘金莲保守秘密的决心,春梅“卸下湘裙,解开裤带,仰在凳上,尽着小伙儿(陈经济)受用。……。当下经济耍了春梅,拿茶叶香料出去了。潘金莲便与春梅打成一家,与这小伙儿暗约偷期,非止一日。”

玉箫

玉箫是吴月娘房里的丫鬟,亦是很早就被西门庆收用。

第六十四回,“西门庆往后边梳头去,书童蓬着头便要和她(玉箫)在前边打牙犯嘴,相互嘲斗,半日才进后边去。不想今日西门庆归后边上房歇息去,这玉箫赶人没起来,暗暗走出来与书童递了个眼色,两个走在花园书房里干营生去了。”

金瓶梅中最淫荡的奴妇是谁?

在金瓶梅中,西门庆的女人众多,其中“奴妇”是比较重要的一类。

书中沦为西门庆女人的奴妇主要有奴才来旺的媳妇宋惠莲,伙计韩道国的媳妇王六儿,伙计贲四的媳妇贲四嫂等。这些女人,如若按在书中的“出镜率”来讲,宋惠莲和王六儿“出镜率”远大于贲四嫂,然而贲四嫂却是其中最淫荡的一个,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们来分析一下。

宋惠莲和王六儿与西门庆厮混有明确的目的性。

宋惠莲与西门庆勾搭,首先为了从西门庆那里多得些财物,当然财主西门庆在得到性享受的时候,出手也是很大方的。可是除了西门庆主动给的财物以外,宋惠莲更会向西门庆主动索要。

除此之外,宋惠莲还有更大的目的,那就是想借助西门庆的宠爱成功上位,达到地位上提升的目的。宋惠莲的这一目的在成功沦为西门庆的情妇以后表现的非常明显。比如,她在与西门庆勾搭之前,作为一个奴才的媳妇,其地位与普通奴才都没法相比。可是成为西门庆的情妇以后呢?情况就变了,她开始对其他奴才指指点点,吆五喝六,并且在日常吃食穿戴上也极力与西门庆的正经妻妾看齐,大有一副要和她们平起平坐的姿态。同时,她还有让西门庆将她扶为妾侍的想法。

王六儿呢?她的目的性更加明确。

王六儿和西门庆勾搭,她的丈夫韩道国是知道并且支持的,夫妻二人是站在同一条战线的。首先,最大限度的从西门庆那里获取财物。王六儿与西门庆勾搭,常常是在她和丈夫的策划下主动邀请西门庆,在厮混的时候,不仅主动向西门庆索要银子、衣物、首饰之类,同时还主动提出希望西门庆能给她们夫妻买一套宽敞舒适的大房子。这些目的,在王六儿对西门庆的极力奉承伺候之下,都成功地达到了。

除此之外,王六儿还有另外一个目的,那就是通过自己的“牺牲”,让西门庆给丈夫提供更好、更赚钱的职业。几乎每次王六儿和西门庆邂逅,她在表达了愿意永远跟着西门庆的意愿之后,都会不失时机地提出韩道国的工作问题,因为她心里清楚,即使她一再要求西门庆娶她,西门庆也不会真的娶她,只会让西门庆与她更加黏糊,而自己终归还是韩道国的老婆。当然,韩道国在老婆“提携”之下,在西门庆面前面子越来越响,工作越来越好,捞钱越来越多。其实这也是夫妻二人的共同目的。

对于王六儿和宋惠莲所表现出的淫荡,我们不妨模仿一句流行语,叫做“一切带有明确目的的淫荡,都算不上真正的淫荡”。

而贲四嫂就不同了。她与西门庆勾搭,既不主动向西门庆索要财物,也不要西门庆为她买房子,更没有提出过让西门庆提携她老公贲四的想法和要求。她只是一味迎合西门庆,浪声浪语地让彼此享受性的快乐和刺激。同时她作为贲四(帮助西门庆管生意的伙计,地位要比普通奴才高)老婆,尤其是在得到西门庆的“性赖”之后,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比普通奴才高出一等,而对他们耀武扬威,不屑一顾!恰恰相反,她在受到西门庆的“性赖”以后,与那些已对她另眼相看的奴才同样勾勾搭搭。比如书中所写,西门庆在同贲四嫂耍了一回,离开之后,奴才玳安儿、平安儿又进入了她的房间,与她喝酒取乐,最后贲四嫂还留下玳安儿睡了一夜。

与奴才睡,当然没有什么好处可捞,如果说她是为了让奴才在西门庆面前替她说话,那么已经得到西门庆“性赖”的她自己为何不说呢?她自己在与西门庆玩耍时说不是更好吗?当然书中写她与奴才睡,也没有要让奴才替她说话的意思,这只能说明她的淫荡罢了。

敢给西门庆戴绿帽子的女人都有谁

热门搜索关键词:

    网友留言